书中自有……

宋立民 商丘网——京九晚报 2020-06-30 02:32

一周来,两条与读书相关的新闻刺激着笔者的神经。一是山东考生苟晶两度被人顶替上大学的黑幕,二是湖北农民工吴桂春因为一条道别留言而走红。

第一个“水落”但尚未“石出”,先说说第二个。

两年前,笔者把5000多册图书捐赠商丘工学院之际,偶然看到了《两汉文学史参考资料》里贴上去的课堂笔记——是宋景昌先生的课,堂上一字不落草草记下来,再整理一遍贴进去——曾经想到过“书中自有……”的问题。那时候,读书像是着魔,有20分钟一定要去图书馆,那里有书包长期占座。为什么呢?黄金屋、千钟粟、颜如玉?傻乎乎从来没有想过。只知道耽误了很久,有学上不容易。记得1978年一起退役的战友还说我傻:已经安排在计委物资局,4年回来也未必有那样的好单位!

如今回首,大家又都说去读书还是对的,现在的教授,越老越值钱,讲座费、稿费盆满钵满。其实,无论过去还是现在,那个“书中自有……”的推断都不是目的,而是个无心插柳的“副产品”。

正是在“副产品”的意义上,吴桂春与本教授是平起平坐的——甚至超越了吾侪,因为他从来不必思考“项目”“专著”“讲义”“C刊”即与金钱有关的一切,仅仅就是“兴趣”即审美的爱好——至此,突然想到,今年的文学概论的考题,应该有这一道:阅读农民工吴桂春给东莞图书馆的留言,从文学作用论或者文学欣赏论的角度谈谈你的看法——从不打麻将的鲁迅先生,在《读书杂谈》中说:“嗜好读书,犹如爱打牌一样,天天打,夜夜打,连续的打,有时被捕房捉去了,放出来之后还是打。大家要知道真打牌的人目的并不在赢钱,而在有趣。”“有趣”就是“此中有真意,欲辨已忘言”,就是“审美的陌生化”也。

如果必须“上升到理论上”以显示“正能量”,笔者说,吴桂春的举止可以评价为:书中自有心安,书中自有饭碗,书中自有尊严,书中自有永远。

人生本无乡,心安是归处。吴桂春说,之所以17年间12年在东莞图书馆看书,原因很简单:“对人百益无一害的唯书也。”他在图书馆找到了家园感、归属感乃至幸福感,这是一般打工族很难体会到的。

人,必须吃喝住穿,而后才能够“高雅”起来。现如今“读书学文化”为了有自食其力的一技之长,已经是常识。只是,像吴桂春这样的“读书改变命运”,确确实实有着幸运的偶然。然而,谁说偶然的背后没有必然在支撑着呢?

闻听“东莞留人”的第一时间,笔者想到的是杭州图书馆10年坚持允许流浪者和拾荒者入馆读书,唯一要求是“要洗手”——到过杭州的人都知道,这段掌故已经是“杭州名片”。对文化的追求实质上是对于尊严的追求。在“万般不舍”地沉浸于书页的那一刻,吴桂春与梁遇春是没有区别的。在笔者心目中,“读者”与“球迷”都是不分级别、种族、国界、高下的,这是书籍与文字自带的尊严。

最后这“永远”不无“挂韵脚”的嫌疑,说通俗点,应该是“书中自有文化和旅游”。吴桂春不是名校中学老师,不会脱口而出“世界这么大,我想去看看”。但是,通过东莞图书馆,他看到了世界,看到了现在、过去和未来。不少网友留言说他最好留在图书馆做管理员,因为一定会尽责尽职。笔者倒是建议直接去文化和旅游部,因为他有那个情怀与真诚。

吴桂春说要感谢东莞,永生不忘。他不知道包括东莞在内的诸多地方和人们需要感谢他,为“学而不厌”的神圣,为最需要知识与尊严的人群。

或曰吴桂春是偶尔撞上了大运,或曰这是媒体传播的力量。说得都对,然而,为什么这个走运的人恰恰是他而不是你呢?因为你有空想的是斗地主或者逛街——当然,那些似乎也属于“审美”领域的。

编辑: 田戈   责任编辑:李瑾瑜

推荐阅读

返回顶部

Copyright 2003-2016 商丘网 版权所有

首页  |  商丘  |  专题  |  网视  |  图片  |  金融  |  房产  |  汽车  |  教育  |  健康  |  旅游  
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应天时评
书中自有……
2020-06-30 02:32   宋立民   商丘网——京九晚报   我要评论 

一周来,两条与读书相关的新闻刺激着笔者的神经。一是山东考生苟晶两度被人顶替上大学的黑幕,二是湖北农民工吴桂春因为一条道别留言而走红。

第一个“水落”但尚未“石出”,先说说第二个。

两年前,笔者把5000多册图书捐赠商丘工学院之际,偶然看到了《两汉文学史参考资料》里贴上去的课堂笔记——是宋景昌先生的课,堂上一字不落草草记下来,再整理一遍贴进去——曾经想到过“书中自有……”的问题。那时候,读书像是着魔,有20分钟一定要去图书馆,那里有书包长期占座。为什么呢?黄金屋、千钟粟、颜如玉?傻乎乎从来没有想过。只知道耽误了很久,有学上不容易。记得1978年一起退役的战友还说我傻:已经安排在计委物资局,4年回来也未必有那样的好单位!

如今回首,大家又都说去读书还是对的,现在的教授,越老越值钱,讲座费、稿费盆满钵满。其实,无论过去还是现在,那个“书中自有……”的推断都不是目的,而是个无心插柳的“副产品”。

正是在“副产品”的意义上,吴桂春与本教授是平起平坐的——甚至超越了吾侪,因为他从来不必思考“项目”“专著”“讲义”“C刊”即与金钱有关的一切,仅仅就是“兴趣”即审美的爱好——至此,突然想到,今年的文学概论的考题,应该有这一道:阅读农民工吴桂春给东莞图书馆的留言,从文学作用论或者文学欣赏论的角度谈谈你的看法——从不打麻将的鲁迅先生,在《读书杂谈》中说:“嗜好读书,犹如爱打牌一样,天天打,夜夜打,连续的打,有时被捕房捉去了,放出来之后还是打。大家要知道真打牌的人目的并不在赢钱,而在有趣。”“有趣”就是“此中有真意,欲辨已忘言”,就是“审美的陌生化”也。

如果必须“上升到理论上”以显示“正能量”,笔者说,吴桂春的举止可以评价为:书中自有心安,书中自有饭碗,书中自有尊严,书中自有永远。

人生本无乡,心安是归处。吴桂春说,之所以17年间12年在东莞图书馆看书,原因很简单:“对人百益无一害的唯书也。”他在图书馆找到了家园感、归属感乃至幸福感,这是一般打工族很难体会到的。

人,必须吃喝住穿,而后才能够“高雅”起来。现如今“读书学文化”为了有自食其力的一技之长,已经是常识。只是,像吴桂春这样的“读书改变命运”,确确实实有着幸运的偶然。然而,谁说偶然的背后没有必然在支撑着呢?

闻听“东莞留人”的第一时间,笔者想到的是杭州图书馆10年坚持允许流浪者和拾荒者入馆读书,唯一要求是“要洗手”——到过杭州的人都知道,这段掌故已经是“杭州名片”。对文化的追求实质上是对于尊严的追求。在“万般不舍”地沉浸于书页的那一刻,吴桂春与梁遇春是没有区别的。在笔者心目中,“读者”与“球迷”都是不分级别、种族、国界、高下的,这是书籍与文字自带的尊严。

最后这“永远”不无“挂韵脚”的嫌疑,说通俗点,应该是“书中自有文化和旅游”。吴桂春不是名校中学老师,不会脱口而出“世界这么大,我想去看看”。但是,通过东莞图书馆,他看到了世界,看到了现在、过去和未来。不少网友留言说他最好留在图书馆做管理员,因为一定会尽责尽职。笔者倒是建议直接去文化和旅游部,因为他有那个情怀与真诚。

吴桂春说要感谢东莞,永生不忘。他不知道包括东莞在内的诸多地方和人们需要感谢他,为“学而不厌”的神圣,为最需要知识与尊严的人群。

或曰吴桂春是偶尔撞上了大运,或曰这是媒体传播的力量。说得都对,然而,为什么这个走运的人恰恰是他而不是你呢?因为你有空想的是斗地主或者逛街——当然,那些似乎也属于“审美”领域的。

编辑: 田戈   责任编辑:李瑾瑜
  相关阅读:
百姓呼声 进入频道 >>
绿化带内 单车“睡觉”
已完成雨、污水管网 ...
停车位里禁止停车 这则《通告》让人疑惑
都是一个村的 为何他们用不上自来水
精彩图片 进入频道 >>
党员志愿者帮助果农 ...
柘城县岗王镇天门赵 ...
梁园区李庄乡潘堂村 ...
我们的节日·端午节
党媒推荐 进入频道 >>
    版权声明:商丘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,未经书面授权,禁止复制、转载或建立镜像等。联系电话:0370-2628098
关于我们 | 广告服务 | 诚聘英才 | 网站地图

主管:中共商丘市委宣传部 主办:商丘日报报业集团 商丘网联系电话:0370-2628098

    河南省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:0120156001 豫ICP备05019403号 公网安备 41140202000008号     

12321网络不良与垃圾信息举报受理中心  12318 全国文化市场举报网站  公安部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